三院甲子·征文丨汪宇鹏:我的医学之旅,有这几样装备
作者:汪宇鹏   来自:院刊  时间:2018-7-26   文章点击率:  栏目点击率:

  ???律回春晖渐,万象始更新。2018年,正值新皇冠体育建院60周年,职工有话要说...

  汪宇鹏,新皇冠体育心血管内科主治医师

  医学之旅 始于三院新皇冠体育“亲历”系列征文选登)

  在我心里,医学生涯就好比一场旅行,或者说是一场探险。

  我是三院心内科的一名普通医生,在三院已经有十三年的时间。每天坐地铁穿越半个城区来到三院,就好像来到了一个优胜美地的入口,然后开始了一天天、一年年的旅行,体验着酸甜苦辣的滋味,收获着属于自己的满足。

  和任何一段旅程一样,为了不辜负这一趟行程,最必不可少的就是下面这么几样东西:

  一、明确目的地

  坚定不移的想当医生的愿望,就好比确定旅行的目的地,是开始一段旅程的起点。2000年的夏天,收到北京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我就在心中立起一杆当时还懵懵懂懂的医学大旗,也算是继续着家人们的医学梦想。

  清晰地知道自己的奋斗目标,让人为此感到激动和兴奋,同时也拥有了一往无前的信念。把“医生”作为工作和事业带来的是完全不一样的成就感:若是以挣钱为目的,这实在是一个发不了财的职业;若以解除痛苦、精进技术为目的,这将会带来极高的成就感。

  曾经在门诊遇到的一件小事让我至今印象深刻......有一天,一个中年女患者推门进了诊室,说:“大夫,你给我加个号看个结果吧。”

  “您去挂号吧。”我笑着回答,“我们科不限号。”

  “我就看个结果,你给我先看一下吧。”她急切地大声说道。

  “我们都得按顺序叫号看病,前头还有不少人呢,您先去挂号吧。”

  “你们就是这样为病人服务的?”她突然发飙大喊,摔门而去,“你这个小大夫真不像话”。

  剩下我满心郁闷,心情瞬间晴转阴天。每天的门诊总少不了这样的磨练。

  就在这档口,又进来了一个女患者,又是一句,“大夫,能先给我们看吗?我们的号比较靠后,老人来了一天了。”

  我正要不耐烦,但见她满脸诚恳,就回答说,“您和分诊台护士说一声,病重和高龄的我们会照顾优先的。”

  她一下就高兴了,“已经和护士说了,老人95岁了,她们让来直接找您。”

  一听是这情况,赶紧让家属把老先生带来诊室。于是,老先生坐着轮椅被两个家属小心推了进来。老人家瘦瘦小小的、头发稀疏、和眉善目,一脸的慈祥,活像一尊菩萨。

  家属说了病史,原来是最近有些受凉,犯了支气管炎,刚看完呼吸科,用了些药;原先还有心律失常、早搏病史,吃的抗心律失常的药,吃完了想再开一些。老先生一直没言声,安安静静地坐着。我赶忙给老先生查体,听了听心肺,情况都还不错,就给开了一瓶药,安慰了老先生几句,称赞他身体不错。

  家属们都很感激,正准备要走时,一直没什么动作的老先生忽然双手慢慢合十,高举到前额,微微点头,轻轻说了句:“谢谢大夫!”仿佛平地一声惊雷,我顿时打心里被震动了。不过做了些份内之事,受长者郑重感谢,仿佛一缕温暖的阳光照射进心田,心霾尽去多云转晴,觉得工作有了活力和意义。

  在那以后,每当我再受委屈感觉前路迷茫时,总会时常闪现老先生合十的样子,想起当年的初心,抖掉一身尘土,继续砥砺前行。

  二、有一个罗盘

  一个明确的能够为你指明目标的指针,在你迷茫的时候能有所依靠。医学虽发展迅速但又有不确定性,如何在不确定性中做出完美的决策是一个永恒的命题。

  面对安乐死的态度让人左右为难,干细胞克隆人的未来让人心怀忐忑,AI替代人工医疗蓬勃发展让人进退失据……有“拜金主义”把挣钱作为指针,怎么做能挣到钱就往那个方向去努力;有“犬儒主义”拒绝责任和担当,怎么能推卸责任、自己轻松就怎么对付;有“技术主义”眼中只有组织、器官和高精尖的技术,科学的外表下透着一份冷漠。

  每个人应该或者也可能早就已经拥有了不同的人生需求,“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一切以为患者服务为核心,是无愧过程、无愧结果、无愧内心的让人一路幸福的指针!

  三、有一份地图

  没有地图的探险是有生命危险的。医学旅途上的地图就是前人为我们总结好的经验,包括我们现在可以用的教学资源,网上可以查到的资料等等。这些都可以帮助我们构建一份如何成为一个好的医途旅者的指导手册。

  三院的图书馆曾是我最好的地图。记得在攀爬医学博士这座山峰的时候,实验之余最多的时间就是泡在三楼的图书馆,翻阅杂志、查阅文献、撰写论文,享受着“曲径通幽处,杏林花木深”、“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平静和幸福。

  四、导游/驴友

  三人行必有我师,在不同的旅途中,会遇到不同的同行者,可能是导游也可能是驴友,他们可以在我需要的时候给我提供建议、讲解、支持,以及在我犯错误的时候给我批评指正,为我树立榜样。

  一路走来,有很多的老师给我提供了帮助。博士求学时,从高老师、徐老师那学到做学问的精神,如挖井一般,要挖的够深才能泉涌不断;工作了以后,从高老师、李老师身上学到做事的精神,如走路一般,每一步都要踩稳,做到“认真、仔细”四个字。还有一起轮转的同事和曾经救治的患者,提醒我不要总皱眉头,要放松心态、快乐工作。这些精神和态度让我获益匪浅,一路铭记于心。

  五 、踏破铁鞋

  铁鞋想要踏破,一定要走足够远。医学是一门经验学科,观摩和实习非常重要。行医之时不可对做一些小事不屑,还是要尽可能多的接触病患、多做操作。

  作家格拉德威尔曾在《异类》一书中提出了一万小时定律。“人们眼中的天才之所以卓越非凡,并非天资超人一等,而是付出了持续不断的努力。1万小时的锤炼是任何人从平凡变成世界级大师的必要条件。”医学之路没有捷径,惟有超人的耐心和毅力,肯花一万个小时甚至终身的时间来训练、学习和积累,才能踏破铁鞋,终成正果。

  六 、旅行笔记

  记录下每一次过程中的疑惑和进步,既是自我的总结,也是给同行者的参考。

  平时常爱总结些病案发表,记得曾经有一个阵发性高血压伴头痛、出汗的年青小伙,查遍全身没有发现明确的器质性病变,归纳排除最后诊断类嗜铬细胞瘤高血压,用了一种对症降压药把血压控制好了。也针对高血压慢病的防控,写了一些“淡定你的血压”、“服用高血压药避开三大风险”的科普文章。回头望时,一路上因为自己的播种,开出了些许的小花,欣喜之情油然而生。

  医学是一门古老的学科,更是一门与时俱进的学科,年轻的新皇冠体育在漫长的医学路上已经生长了六十载,风光无限、引人赞叹。而我,凭借以上的信念和行动,也已在其中畅游十三年,虽然只是人生旅途的短短一程,却丰富而幸福。希望自己在今后的每一天,来到三院的时候,依旧仿佛来到一个优胜美地的入口,依旧幸福快乐地享受一次次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