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JM编辑部访问纪实
作者:李蓉   来自:院刊  时间:2018-8-8   文章点击率:  栏目点击率: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简称NEJM)是最知名的医学学术期刊之一,具有很高的学术地位。

  2018年6月19-21日,受NEJM副主编、《NEJM医学前沿》(即NEJM中文版)执行主编肖瑞平教授和《NEJM医学前沿》赵剑飞副主编邀请,我有幸作为中文版新增的围产医学和儿科领域的编委,在NEJM波士顿总部接受了短暂但系统的培训。这次访问于我而言,是一次极好的机会了解这一世界知名医学期刊为全球同道尊崇的原因。

  NEJM编辑部位于哈佛医学院图书馆第六层,地处波士顿长木医学区(Longwood Medical Area)。该区不仅以世界顶级医学研究机构——哈佛医学院、哈佛公共卫生学院和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著称,更拥有两家附属于哈佛医学院的世界知名医院,波士顿儿童医院及布里格姆和妇女医院。正所谓天时地利人和,NEJM从创刊之初,就与哈佛系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NEJM的创始人之一John Collins Warren是哈佛医学院的首任院长,其父John Warren和其伯父Joseph Warren都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乔治·华盛顿任司令的大陆军中担任要职。而其现任主编Jeffrey Drazen(杰弗里·德拉岑)更是在哈佛系统中身兼数职,他既是布里格姆和妇女医院高级医师,又是哈佛医学院讲席教授和哈佛公共卫生学院生理学教授。当然,他的主业还是NEJM主编。

  在3天的学习时间内,我与包括主编Drazen教授在内的多位资深编辑深度交流,聆听了他们的报告,了解了NEJM历史、编辑工作流程、审稿要点和医学教育方法等,获益颇多。

  这次培训的第一堂课,由主编Drazen教授介绍NEJM两百年的历史。医学史的奇闻异事固然精彩,但Drazen实际上通过引人入胜的NEJM发展史,介绍了现代临床医学从NEJM于1812年创刊开始,一步步从经验走向严谨的循证科学的过程。

  第二堂课由NEJM的二号人物——常务副主编Mary Beth Hamel讲解如何批判性地阅读随机对照研究。她以近几年来高血压领域最重要的研究——SPRINT为例,详细介绍了RCT研究问题的提出,并分析了随机方法、盲法和优效性或非劣效性的选择等临床试验的关键点。

  第三堂课则由NEJM负责妇女健康等领域的Caren Solomon详细剖析了两篇NEJM经典文献。有趣的是,这两篇同样研究雌激素疗法对绝经妇女心血管风险影响的论文,得出了几乎相反的结论。这两项研究,一项是观察性队列研究,一项是随机对照双盲试验。Solomon教授告诉我们应该如何比较并解读它们的结果。

  本次访问的重头戏非编辑会议莫属。NEJM的编辑会议有两种。一个是只有全职编辑参加的会议,主要讨论未来几期NEJM如何安排版面,稿件处理过程中遇到的难题,编辑最近参加了什么学术会议,也会讨论少量审稿相关问题。相比之下,由全体编辑(包括波士顿地区兼职的副主编)参加的审稿会,更让我兴奋。虽然对NEJM的审稿流程略有耳闻,这次终于有机会身临其境地学习编辑和副主编针对每一篇拟录用和录用论文的严格审议,评述论文亮点和读者兴趣点。正是因为这样严格的审阅,才使每一篇NEJM发表的文章具有最高医学水平。

  在培训中,NEJM的出版商——NEJM集团,还不失时机地向我们介绍了集团的其他产品,包括NEJM Journal Watch、NEJM Knowledge+、NEJM Resident 360和NEJM Catalyst等。虽然中国医生可能对它们不甚熟悉,但其实这些板块对于医学生教学、住院医师规陪、医师继续教育乃至医疗系统创新和管理等都非常有用。

  更值得一提的是NEJM集团于2016年推出的最新产品,即这次培训活动的中方组织者《NEJM医学前沿》。这家数字化学术平台对NEJM上发表的论文进行全文翻译,并由在中国医学期刊界享有盛誉的照日格图教授把控翻译质量,让我们工作繁忙的第一线医生可以快速阅读最新的前沿文献,而不用担心翻译质量给理解带来的偏差。

  这次难忘的医学探访之旅是对我的一次洗礼。我希望把在波士顿学到的精华,融入我在新皇冠体育的行医和科研中,真正为患者带来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