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难忘那次急诊夜班
作者:郭金竹   来自:健康报  时间:2018-6-28   文章点击率:  栏目点击率:

    ——《健康报》(2018年5月9日第08版

    皇冠体育官网皮肤科 郭金竹
  不管是生死攸关的大病,还是无关痛痒的小病,只要能帮助病人,哪怕是消除一点心病,我都有一种发自肺腑的成就感,也许这就是当医生的快乐。
  那是我刚拿到医师执照,人生中第一次独立值急诊夜班,兴奋之余夹杂着些许紧张。夏天的夜晚,皮肤科急诊相当忙碌,病人在门口慢慢地排起长队。时间很快就到了午夜十二点,我一边感慨第一次独立急诊,虽然密集却也平静,一边略感疲惫。
  抓住没有病人的空当,我去了趟取水间接水。刚想松口气,院内电话突然响了,电话那头传来护士急促的声音:“快来,有个全身起皮疹的!”我使劲睁了睁眼睛,条件反射式地蹦出一个名词“过敏性休克”,赶紧又问了一句:“血压怎么样?”听到血压正常的反馈后,我心里立刻舒缓了许多,但仍以最快速度冲回急诊室,脑子里快速闪回已经在心里演练过无数次的过敏性休克的处理流程。
  患者是个20多岁的小伙子,看到他的躯干、四肢,弥漫着大片风团。我一下想起老师说过的话:“融合性风团,要注意过敏性休克的可能。”可是,眼前的这位患者看上去很稳定,血压也正常,没有一丝休克的迹象。我有些迟疑,继续常规问诊。
  我问:“有什么诱因吗?吃什么了吗?”患者回答:“我吃了蚕蛹。我原来吃蚕蛹就过敏,可是没这么厉害……”说着说着,他一下趴在了桌子上。患者怕是要休克了!我赶紧起身扶住他。还好患者可以自己走路,我架着他的胳膊,往抢救室赶。幸好抢救室很近,而且门口位置刚好有一张空床。我喊了一声“过敏性休克”,立刻指挥护士开放静脉,肌注药物,上监测。此时,患者的血压已经低得测不出了。
  治疗过敏性休克,就一个字:快。来不及请示二线,来不及开处方,来不及缴费取药,赶紧用上治疗的药物才是最重要的。即便这些道理已经烂熟于胸,但自己第一次亲手处理时,心脏还是紧张得怦怦直跳,没有把握,不知道患者何时能够脱离危险。
  过了大约两个小时,病人的血压稳定了,意识也清醒了。我嘱咐他:“以后千万不要再吃蚕蛹了,休克会有生命危险的。”这句话,听起来轻描淡写,但他并不知道死神刚刚从他身边离开。
  网上曾流传这样一段话:所有人的归宿都是火葬场,全都在路上排队,医生的作用就是防止有人插队,时不时地把人从队伍里拎出来往后排。每当我经历了一次病人抢救,成功地“把人往后排”时,无论加了多少班,付出了多少汗水,都觉得苦中带甜。我愿意在这个平凡而神圣的岗位上,帮助每一位陌生而熟悉的患者。

    原文链接:http://szb.jkb.com.cn/jkbpaper/html/2018-05/09/content_214405.htm